[ 翻译 ] WePay服务网格系统的高可用

在本系列的前面两篇文章,在Webpay中使用Linkerd作为服务网格代理以及Sidecar和DaemonSet: 容器模式之争中,我们深入探讨了一些服务网格的细节,分别是服务网格代理( Linkerd)和这些代理的容器模式。 在本系列的第三部分中,我们将站在一个更高层面来看待服务网格系统。具体来说,我们将会从监控和告警两个角度来查看服务网格系统的健康性,并讲述如何使用各组数据来定义WePay基础设施中服务网格架构的高可用。 全景图 和我们在本系列中前面讨论的服务网格设定一样,这里给出的例子是一个跑在Google Kubernetes Engine(GKE)的Kubernetes集群上的高可用及模块化的服务网格。 我们在此之前经历了几次服务网格架构设计的迭代,而支持模块化的那个最能满足我们的…

Read More

[ 翻译 ] 在WePay中使用Linkerd作为服务网格代理

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我们将会编写一系列的文章,记录WePay工程团队从传统的负载均衡迁移到Google Kubernetes Engine(GKE)上的服务网络的历程。 在本系列的第一部分里,我们不妨一起来看看之前使用过的一些路由和负载均衡方案,把它们和我们看过的可能作为服务网格代理的服务做个对比,以及它们是如何改变我们基础设施的操作模式。 图1: 使用sidecar代理模式的数据面板 图1展示了一个数据面板的简化版,这是服务网格里的术语,其中服务X通过它的sidecar代理向服务Y发送请求。由于服务X是通过它的代理发送请求,因此请求将首先传递给服务X的代理(PX),然后在到达本次请求的目的地,服务Y之前会先发送给服务Y的代理(PY)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PX会通过一个服务发现的服务找到PY,例…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