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翻译 ] Sidecar和DaemonSet: 容器模式之争

在我们最近的文章中,我们介绍了使用Linkerd作为服务网格代理,并发起了一系列的文章,记录了WePay工程团队对于将服务网格和gRPC这样的模式和技术引入到基础设施的看法。 针对本系列的第二部分,我们将重点介绍一些我们一直在试验并且在Google Kubernetes Engine(GKE)中使用的容器模式。具体来说,我们将基础架构的一些服务(服务网格代理和其他代理等)引入到一个面向服务架构(SOA)的Kubernetes集群时用到了sidecar和DaemonSet两种模式。 战场 很久以前,在非常早期的Kubernetes集群中,许多微服务都是诞生自Google Cloud Platform项目,它们需要借助基础设施来完成日志采集,请求路由,监控度量及其他类似的工具集或者流程。随着时间…

Read More